德宏傣族景颇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联盟功能更新,站长内测效果显著

2020年04月19日 12:42

租客网赞助开发的这个资讯和网址收录类网站管理系统,经过更新并对服务器更新后上线,功能明显增加,关键词收录网站排名明显提升,同时做到MIP自适应,系统自动对百度进行推送,实现百度实时收录。目前已经成功上线近500个主站,开通城市站点近1万个,服务器性能稳定,系统相对稳定。该系统在不断更新进化,真正实现零技术建站,零成本维护自己的站点(服务器费用由租客网赞助,名额有限)。希望能与站长们共同成长,见证奇迹。


相关推荐

消费骤减,商家该如何自救?

在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受到的影响较大,虽然很多城市都已经完全恢复了堂食,但是店内的客流量甚至还不到疫情之前的一半。外卖的需求量骤然增长,让诸多商家绝望的同时也看到新的希望。平台抽成太高是这次广东餐饮企业集体起诉某外卖平台的主要理由。据调查,一般的商家平台抽成佣金大概在20%左右,长期与平台合作的商家在16%左右,而新开的餐饮店则高达26%左右。不得不说,26%的佣金抽成确实很高。一家普通的餐饮店一单的利润大概在30%左右,如果某外卖平台真的是抽成26%,也就代表着商家把一半以上的利润给了外卖平台。疫情期间餐饮业受到的打击十分大,某外卖平台的佣金不断的提高对商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对商家而言,入驻外卖平台自然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收入,可是大多数的收入都被平台抽走,自然就导致了此次某外卖平台被联名进行投诉的局面。关于外卖平台佣金设置的到底合不合理,作为消费者我们自然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佣金的上涨,商家自然也要提高产品的价格,最终为佣金上涨买单的还是我们这些消费者。对此次联名投诉的事件,某外卖平台也就此做出了回应。表示,并不是外界想象和传言的那样。2019年自己也才刚实现收支平衡,第四季度每单的利润仅2毛钱,真的暴利的话,也不会连续5年的时间都在亏损。并且八成的商家佣金是在10%-20%之间,并不是市场上所说的20%及以上。而且平台的大多数收入都用于了平台维护和配送方面。关于此次的回应是真是假,我们不知道。本以为疫情之后,会暴发一轮消费狂潮,如今看来,餐饮商家寄予厚望的报复性消费,能不能实现还是一个未知数。仔细一想,确实,2020年的一场疫情,很多人不是被裁员失业就是薪资减半停止了主要经济来源,但车贷、房贷、信用卡、花呗等又不能停,银行卡里本就因为疫情而捉襟见肘,再加上各大企业纷纷涨价,据消费者称,某火锅品牌一碗米饭七元,调料10元/人,消费者纵使想消费,面对高昂的价格,也要望而却步了。对商家来说,涨价并不是万能的,企业不断尝试消费者底线的后果就是像某火锅品牌和某连锁餐饮品牌一样,惹怒消费者,最后道歉,就算最终价格下降,但在消费者的心理,对品牌的好感度怕是要一落千丈了。面对外卖平台的高昂抽成和疫情之后消费骤减,作为商家该如何自救?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又该如何实惠消费?不妨寻找更多的一个合作平台,比方说“租客惠”。“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作为消费者,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在租客惠中领取优惠券再下单,即可享受最低价!没钱也可以过“潇洒”的生活。作为对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和知名度,最重要的是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哦~疫情之后,企业想快速回笼资金可以理解,但是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希望企业在考虑自身的同时也考虑下作为消费者的我们。

2020年06月12日 11:45

遭遇全网下架,梨视频何去何从?

本篇文章4294字,读完约11分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丨itlaoyou-com,作者丨韩志鹏五一小长假刚过,梨视频却突遭“不测”。5月8日,媒体报道称梨视频被全网下架,用户在AppStore和安卓应用商店仅能搜索到“梨视频专业版”。对此,有公司内部人士回应称,“是技术整改。”上线四年,梨视频一经诞生就主打新闻短视频App,集合全球拍客及专业编辑,在彼时国内短视频市场中可谓鹤立鸡群,也迅速摘得专业媒体和互联网巨头的玫瑰枝。但四年长征路,梨视频走得并不容易。伴随移动互联网技术与消费习惯的变革,短视频赛道自2016年后风起云涌,快手抖音各表一枝,微信视频号紧随其后,在娱乐化大行其道之时,坚持新闻性的梨视频又将何去何从?四年长征路出身传统媒体,邱兵却打造了新时代的产品。2016年的时候,邱兵偶然刷到了阿里公关总监王帅的一条朋友圈,大意是马云评价王坚院士的一本书,说“用的是上个世纪的包装,讲的是下个世纪的问题。”邱兵听完觉得蛮酷的,感觉也是在说自己。在东方早报等传统媒体打拼多年,邱兵却赶着时代浪潮做出一款新媒体产品,他感觉“我们是上个世纪的报人,妄图要做下个世纪的产品。”邱兵口中“下个世纪的产品”正是梨视频。2016年10月,梨视频呱呱坠地,彼时短视频市场正遇投资热,二更、一条等精品化短视频颇受追捧,梨视频也赶上这波大潮,迅速卡位新闻类短视频的阵地。另外,国内虽少见新闻短视频产品,但该模式在国外早有先例,美国的NowThisNews和GreatBigStory与梨视频定位类似,荷兰的Zoomin.TV更是主打拍客模式。既占据风口,又有成熟先例,梨视频似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典型体现就是亮眼的投资者名单:2016年7月,梨视频获华人文化黎瑞刚5亿元天使轮投资,占股70%;2017年11月,梨视频获人民网领投1.67亿元Pre-A轮融资;2018年4月,梨视频获腾讯领投,百度等跟投的6.17亿元A轮融资;2020年4月,梨视频获新华网新一轮战略投资。兼具传统媒体资历与新媒体商业模式,梨视频很快就收获媒体机构与互联网巨头的资本弹药补给,同时还包括各种类型的渠道合作:2018年,梨视频先后与重庆日报、华商报、山西晚报等地方媒体展开渠道及内容合作;2018年4月,梨视频内容将向百家号全面开放,平台账号与百家号打通;2018年10月10日,梨视频与中广联合会移动电视宣传委员会共同推出首个合作项目“中国60秒”,梨视频的内容将覆盖23个省市的公交、地铁、楼宇、机场的29.3万块终端屏幕;2019年2月,趣头条全面引入梨视频优质内容,成为后者对外合作分发量最大的平台之一;2019年8月,梨视频与“学习强国”平台签署正能量内容传播战略合作协议。外部的资本注入与渠道扩张,给予梨视频充分的成长空间。借助于此,梨视频的拍客团队也进一步壮大,从成立之初的3100名拍客、分布于海内外520个城市,到如今全球超7万名核心拍客、遍布全球525个主要城市和国内2000多个区县。基于以上优势,梨视频的商业模式日趋成熟。平台内容主要源于拍客UGC创作和入驻的PGC频道,编辑把关内容,合格后向App及全网平台分发,盈利以广告为核心。据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梨视频App主要的广告形态包括开机屏、信息流广告、拍客活动等,每条刊例价在28万-98万元不等,梨视频微博的刊例价则为35万元。“内容生产+广告盈利”,梨视频是典型的媒体商业模式。成熟模式之下,梨视频的隐忧一直都存在。首先,伴随短视频产品的升级迭代,以及广告市场遇冷的大环境,梨视频广告的转化收益自然是在走下坡路。梨视频也尝试过破局商业模式,2018年梨视频与淘宝组建合资公司,推出全新视频IP“淘宝吃货”,通过生产优质内容带货淘宝美食商品。内容电商值得探索,但梨视频主打新闻资讯类等专业内容,短视频带货更追逐娱乐性,刺激用户的即时性消费需求,这也是梨视频入局内容带货所必须面对的难关。盈利模式之上,梨视频的流量分布同样是大问题。如前所述,梨视频通过与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平台的合作,将内容向全网分发,优势是达成了内容“走出去”的目标,提高品牌知名度;劣势是自有用户数量及留存率不足。简单理解,你可以在微博上刷到梨视频的内容,但很少会去下载梨视频观看内容。用户的第一指向是获取好内容,而由于梨视频的全网分发模式,用户看完视频后很难被引流到App中。梨视频对外部流量的依赖,在数据上体现的更为明显。艾瑞咨询2018年3月数据显示,梨视频的月独立设备数为20万台,快手为2.39亿台,抖音为1.72亿台。差距极为悬殊。作为内容生产商,优质内容与自有渠道是相互绑定的,但梨视频在渠道方面高度依赖外部势力,也造成了自有流量落后的局面,而在短视频赛道风云变幻之际,梨视频与竞对之间的鸿沟将被继续拉大。因此,走过四年长征路,梨视频仍有诸多问题待解。方向性命题“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於我归处。”这是《诗经·浮游》里的一句诗,也是邱兵用来描述自己创业忐忑心境的一句话。在他看来,面对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技术,媒体人自我的身份体认普遍游移不定,谁也无法辨认,何处是最后的新世界。不过,从市场层面观察,新闻短视频模式早已勃兴。在国内,新闻短视频的呈现方式无外乎三类。第一类是平台入驻,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等官方媒体,目前已相继入驻快手、抖音、B站等视频平台。例如宿华就在去年10月表示,有超过8000家政务号、媒体号已经入驻快手。第二类是媒体自建频道,典型代表包括新京报的“我们”、南方周末的“南瓜视业”和界面新闻的“箭厂”,主要生产新闻资讯、人物访谈和纪录片等专业内容。第三类就是以梨视频为代表的独立App。虽然梨视频的道路在国内少有效仿者,但其不仅要遭遇传统电视新闻的挑战,更要面对“新同类项”的竞争,例如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打造的“央视频”App。市场竞争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则是政策限制。2017年,梨视频就因不具备从事新闻信息服务的视听许可证,而被责令限期整改,最终导致梨视频调整内容方向。道路本就不易,梨视频在内容层面也充满挑战。从内容角度出发,目前国内短视频主要呈现为三种形态:第一是以快抖为代表的娱乐化,第二是微信视频号要走出的生活化,第三则是以资讯、科普为主的精品内容。如今,娱乐化短视频依然唱着独角戏,但随着5G商用化的加速到来,门槛更低的“生活流”视频或将普及开来,微信视频号有望步步飞升。这样看来,以梨视频为代表的精品短视频似乎成长空间不大。原因是多重的,资讯类和知识类短视频拍摄门槛高,对创作者水平要求高,而且在内容消费逐步碎片化的过程中,难接地气的精品化短视频更会被“束之高阁”。不可否认,专业内容有固定受众,梨视频又主打新闻现场,其短视频更能通过揭露和跟踪突发事件,打造爆款内容。曾经的“美国总统大选”“凉山格斗孤儿”都是典型。从用户层面出发,人被内容吸引,很难被产品或品牌吸引,梨视频的内容以叙事为核心,塑造个人风格次之,而在新媒体“人即内容”的时代里,风格鲜明的个人IP对留存用户、沉淀粉丝都极为有效。梨视频上固然有个人PGC频道,但缺少爆款,出圈同样困难。用户喜欢看故事,梨视频也有讲故事的能力,但创作故事的人往往会被隐去,这就造成了梨视频所面对的核心问题,对外部流量依赖性强,而在与传统电视和类似App共同赛跑时,梨视频的路或许会越走越窄。前方如若是一道窄门,梨视频必须调转船头。相比于竞对,梨视频的优势在于遍布全球的拍客资源,其中不乏出身国家地理杂志的专业媒体人,以及专职拍客等,这是梨视频的核心能力所在,并可借此向B/C两端输出商业能力。在C端,梨视频有望走上财新的付费墙模式,结合文字文本,生产深度的新闻调查视频,在视频消费爆炸式增长之际,超精品的付费短视频必然有其“铁粉”。在B端,梨视频可以向企业输出内容生产解决方案,扩大广告盈利模式。2017年,梨视频就曾与饿了么合作,招募300万名外卖骑手为兼职拍客。无论toB或toC,梨视频在商业化层面还可持续探索,但如前所述,在打造个人IP、为独立App“吸粉”的道路上,梨视频还是个“学徒”。新媒体时代下,内容生产者被推向前台,借助技术手段与用户直接沟通,将创作者与优质内容相互绑定便形成IP,但梨视频的内容生产与分发形式,并未彻底摆脱传统模式,距离IP化更有漫漫长路要走,这也是其选择未来方向时的核心矛盾点。显然,缺少IP的梨视频,虽巧借新技术的东风,但底子还未摆脱传统模式。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127人已赞赏>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2020年05月11日 11:38

抗“疫”进行时,租客网助力租客追逐美好生活

疫情期,房东免租?”被道德绑架的房东们该何去何从?一场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大爆发,让城市在突然之间变得空空荡荡,人与人之间疏远隔离。1月28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通知称,本行政区内各类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9日24时。通知一出,这场史上最长的假期,让大把的租客变得焦虑不安,原因无外乎是房租问题。同样在1月28日,有一篇文章疯狂转发。文中表示,一位中山小榄的好房东主动为其租户、一家餐饮店减免了2个月的租金,并表示将与租户“共度时艰”。人民日报也报道了该事件,标题写着:“中山好包租公”。“减租是情分,不减是本分”别让“中国好房东”寒了心近日,#深圳女房东主动降租80万#爆出,将“中国好房东”这一话题推上风口浪尖,于是,在舆论的带领下,一些实现财富自由的住宅房东们也加入了租金减免的慈善活动,而另一些“以租养贷”的住宅房东则直接拒绝加入,于是一些住宅的租客通过发朋友圈暗示自己的房东,甚至直接向房东提出减免租金的要求。一时间众论纷纭,好不热闹,有说不可抗力,有说道德绑架,有说房东比租客还苦,各说各的道理,理不清头绪。诚然,租客是疫情的受害者之一,但不要忘了,房东同样也是疫情的受害者之一。租客委屈,房东更委屈——为什么租客的经济损失要由房东来赔偿?租客网与房东租客共度时艰,全网率先实行疫情期间费用全免!租房良性的市场竞争与健康发展需要房东、租客、行业的全面理解与支持,这并不是一句简单的“租金”就能概括的,租客网助力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以生活租赁、服务租赁和租客安全三位一体,全网首提“大租客”概念。在疫情期间,租客网本着为社会稳定、为行业可持续发展的目的,设身处地为房东着想,租客网勇于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助力房东追逐美好生活,疫情期间手续齐全即可免费享受租客网价值5800的套餐服务,为房东免费提供房源管理系统、租客管理系统、免费发布租房信息等,租客网已推出“保姆式托管模式”和“信用保障安全体系“,开创性的提出了“全民经纪人模式”“免押金模式”以及“免中介费模式”等多种服务模式,能够帮助房东依靠平台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吸引大量租客。疫情无情,租客有情,租客网帮助房东与经纪人在疫情期间共担风险,共度时艰,相信等到春暖花开之际,大家都能够走上街头,享受美好生活!

2020年04月28日 10:56